本公司拥有专业技术与崇高服务为你制作nba直播
400-0418642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9-14 03:36

  两份价值共计1200多万元的广告合同,再次把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推上风口浪尖。

  “我愿意接受任何调查。”文迪波9月21日下午5点在高科奶业总经理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此前,一位高科奶业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爆料称,文迪波曾与其中学同学陈传焕等人的公司签订上千万元的广告合同,这些合同报价虚高,且大部分合同条款没有执行到位。爆料者认为,在这些合同背后,隐藏着一条“见不得光的”利益链。

  为了验证上述说法的线月中下旬先后在北京、长沙、株洲、醴陵等地作了实地调查,采访了有关部门和知情人士。9月21日,记者来到高科奶业办公地———原湖南太子奶集团(以下简称“太子奶”)株洲厂区,当面采访了文迪波。上任伊始签订千万元广告合同2009年6月9日,高科奶业与北京灵动所签合同的大部分条款未获执行,且合同尚未终止,却又与湖南灵动传媒策划有限公司签订价值115万元的广告合同,在十一省卫视天气预报栏目中刊播广告。

  高科奶业的第一份广告合同签署于2009年3月25日,签字人是文迪波。此时距文迪波出任高科奶业董事长并接管太子奶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根据这份合同,高科奶业将与灵动时代传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灵动”)进行总金额为1150万元的形象代言和广告推广合作,其中850万元主要为植入广告费,300万元为动漫形象“胖兔子粥粥”的广告代言费。

  合同约定,北京灵动应保证高科奶业在湖南卫视首播的电视剧《一起去看流星雨》中有2000秒的剧情植入广告,全剧每集片尾滚动鸣谢字幕和片尾标板,并保证该电视剧艺人无偿参与20场以高科奶业品牌宣传为主线的地面活动。

  湖南卫视广告部相关人士称,2000秒《一起去看流星雨》的剧情植入广告市场价值大约200多万元,而“胖兔子粥粥”的代言费40万元就可以拿下。而且,这些植入广告最终根本就没有做,合同约定的20场地面活动,实际上只执行了9场。

  相关凭证显示,高科奶业于2009年4月21日向北京灵动支付了第一笔款项300万元,后又于2009年4月30日支付了第二笔款项300万元。

  对于上述合同的内容和执行情况,文迪波先说 “我都不太记得了”,过一会又说:“有‘流星雨’的植入广告,肯定有,视频的资料可以证明。”

  记者表示,经调查,在8月8日首播的《一起去看流星雨》中并没有看到太子奶的植入广告。文迪波又改口说:“植入广告的方式后来做了修改,因为没有植入进去。我有这个印象,后来是用补充的硬广告来补偿,就是在播‘流星雨’之间插播硬广告。”

  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个插播硬广告合同价值只有8万元,与北京灵动无关,更谈不上是北京灵动对没植入广告的补偿。

  “插播的这个硬广告是在午夜12点以后播出的,这在广告投放上是典型的垃圾时间,属于半夜鸡叫,没有任何效果。”一位知情人士说,“这类广告一般是电视台免费奉送给广告客户的。”

  文迪波还表示,之所以没有做成植入广告,是因为在《一起去看流星雨》即将播出时,需要推广的太子奶新产品还在“难产”之中。

  但一位高科奶业的销售人员表示,该产品在2009年6月就已面市,所以文迪波所言新产品“难产”的理由不能成立。

  2009年6月9日,高科奶业与北京灵动所签合同的大部分条款未获执行,且合同尚未终止,却又与湖南灵动传媒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灵动”)签订价值115万元的广告合同,在十一省卫视天气预报栏目中刊播广告。

  相关材料显示,高科奶业6月24日向湖南灵动实际支付广告费104.8万元。包括这笔广告费在内,高科奶业先后共向湖南灵动支付费用234万元。

  关于广告合同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文迪波说:“我确实记不太清楚了,后来发现合同有些问题,合同就终止了。同时终止的有三个合同:营销、广告、‘胖兔子’的合同。”

  “说实在的,我觉得我们的广告是失败的。天气预报的广告,有几个消费者看得到?后来我对投电视广告持保守态度,今年就不投了。”文迪波说,“太子奶有足够知名度,不需要打广告。我们打广告也是打给经销商看的,说明太子奶还在,没有垮。”

  有人质疑:为什么文迪波要选择与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灵动合作?为什么高科奶业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找到北京灵动并迅速签下巨额合同?为什么高科奶业在对方合同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下仍支付了800多万元的费用?文迪波的高中同学陈传焕在这些交易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知情人士称,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的发起人都是文迪波的“熟人”,文迪波上任伊始就与他们连做两单生意,有以权谋私的嫌疑。

  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显示,北京灵动股东有3人,其中执行董事为彭晋,出资70万元;湖南灵动股东有2人,其中执行董事兼经理彭晋,出资140万元,监事陈传焕出资60万元。

  彭晋籍贯是湖南怀化。2009年8月11日,她从北京灵动原股东刘达南、黄亮、林士傑3人那里分别获得32.5万元、32.5万元和5万元的货币出资,成为北京灵动占股70%的新股东。

  2009年4月28日,彭晋与陈传焕共同出资成立湖南灵动,由彭晋担任法定代表人。

  陈传焕,男,1964年生人,籍贯湖南长沙。湖南省醴陵二中提供的同学录显示,陈传焕与文迪波属该校高中同班同学。

  资料显示,文迪波与陈传焕曾在2008年第12期《人民论坛》杂志上联合署名发表题为《靠“有形之手”还是“无形之手”———关于启动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的若干思考》的论文。从这本杂志上可以看到,文迪波当时的工作单位是国家开发银行湖南省分行,陈传焕的工作单位是长沙盛凯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陈传焕是我同学,以前是做广告咨询公司。”文迪波说,“彭晋以前不认识,是有业务往来以后认识的。谈北京灵动那个广告的不是她,是林士傑。”

  有人质疑:为什么文迪波要选择与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灵动合作?为什么高科奶业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找到北京灵动并迅速签下巨额合同?为什么高科奶业在对方合同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下仍支付了800多万元的费用?文迪波的高中同学陈传焕在这些交易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文迪波解释说,当时公司想开发一个新产品,为这个新产品找一个代言人,由于太子奶原来的代言人后来成了 “艳照门”主角,因此觉得找人靠不住,怕有绯闻出来。受“喜羊羊”走红的启发,公司觉得找个动漫形象比较好,于是找到了“胖兔子粥粥”。

  “不是选代理公司,而是选‘胖兔子粥粥’。”文迪波说,“当时有一个很美好的想象,‘胖兔子’做了很多事情,在网络上做了很多(传播),跟他们签协议,还不许他们搞别的,以为‘胖兔子’一定会很红,感觉我们还占了便宜一样的。”

  文迪波还表示,后来之所以选湖南灵动来做广告代理,是觉得“他们对太子奶了解得比较透”。

  但事实并不是想像的那样。文迪波承认,“胖兔子粥粥”后来并没有红起来。他认为广告最终没有取得预期效果与经验有关。

  “决策是经过多方面论证的,在执行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由市场部负责操作。有些是没有经验,不是我个人没有经验,而是很多人没有经验。”文迪波说,“当时是通过了招标的,整个招标过程我没有参加。”

  但多位高科奶业高管表示,他们对此合同并不知情。其中有人质疑说:“陈传焕2009年4月28日与彭晋合资成立公司,说明他们之间早就很熟悉了。不是熟人运作,高科奶业能这么轻率地把1150万元的广告合同给林士傑?”

  还有人说,文迪波其实与彭晋也相互熟悉,“他们经常一起出现在长沙的公众场合”。

  工商部门提供的企业年检报告书显示,北京灵动2007年和2008年销售收入分别为25.97万元和14.98万元,亏损分别为4100元和200元,纳税分别为1.68万元和1万元,在此期间从业人数均为3人。

  在接手太子奶广告业务之前,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都没有大单生意纪录。在经营太子奶广告业务之后,这两家公司的行踪突然变得神秘起来。

  这两家公司都没有自己的官方网站。互联网上可搜索到的信息显示,北京灵动自称成立于2006年11月,总部位于北京,注册资金100万元,员工23人,在深圳设有分支机构,核心业务为动漫品牌经营,先后与共青团中央、湖南卫视、天娱传媒、华动飞天(SP)、浙江麦仕通(SP)、天涯社区、当当网、海天出版社、朝华出版社、三星、佳能、固铂轮胎等开展业务合作,公司领导层年龄不超过28岁。

  湖南灵动在网上的一则招聘广告则自称“系北京灵动时代动漫经济公司与湖南本土机构联合成立的一家集广告全案代理、媒介计划执行、大型活动、营销策划等业务为一体的综合性传媒公司”。

  工商部门提供的企业年检报告书显示,北京灵动2007年和2008年销售收入分别为25.97万元和14.98万元,亏损分别为4100元和200元,纳税分别为1.68万元和1万元,在此期间从业人数均为3人。

  在公司成立后的惨淡经营时期,彭晋并不是北京灵动股东。但是,在获得千万元广告大单并收到高科奶业600万元广告服务费用之后,彭晋一举获得了公司70%的股权,并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至此,在4个月之内,彭晋这个不到30岁的湖南女孩成了北京和湖南两家公司的老板,公司注册资金合计超过300万元。

  奇怪的是,北京市国税局2010年4月发布的公告显示,北京灵动由于未按规定办理纳税申请事项,被责令限期改正。同时,该公司未进行2009年度工商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据记者调查,该公司已从原办公地点“消失”。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的地址,本报记者9月20日下午来到长沙市芙蓉区五一路235号湘域中央1栋1619室,发现湖南灵动已经搬出,不在这里办公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家企业。

  这家企业的一位男性员工告诉记者:“房子是向业主租的,我们5月份进来,他们 (湖南灵动)至少半年没在这里办公了。”

  本报记者从湘域中央的物业管理方长沙景鹏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了解到,1栋1619室的业主就是彭晋,湖南灵动之前在该房间办公,后来搬出去了。“她具体什么时候买的这套物业我们不方便透露,但他们搬出去的时间大约在3月份,陈传焕说只是换个地方办公。”这家物业公司客服中心的一位员工说。

  据此推算,湖南灵动从注册到搬离,在湘域中央呆了不足1年时间,而湘域中央1栋1619室目前仍是彭晋的物业。

  湘域中央位于长沙两大主干道———五一路与韶山路的交叉处,临近火车站商圈和五一商圈,地处城市中央的黄金地段上,曾获“长沙城市中央标杆楼盘”等诸多荣誉称号。湖南灵动,这家被认为是专为代理太子奶广告而成立的公司,在广告费得手之后,就这样从注册地 “神秘消失”了。

1325553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