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司拥有专业技术与崇高服务为你制作nba直播
400-0418642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7-01 00:40

  本报连续两天报道了某花园酒店违规设立“指路标牌”的事件,前天该酒店在接到交警部门的整改通知书后,已自行拆除标牌。那么,类似的商家指路标牌在本市到底是属于个别现象还是大规模存在?本报记者昨日在中心城区内走访后发现,这一违规设立的标牌并非个别现象,仍有不少酒店以及商业楼盘门口挂着蓝底白字的指路牌,有的甚至还印上了宣传电话。

  在马路边看到印有商家信息的指路牌,这一幕幕场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似乎并不陌生,乃至于在潜意识里,大家都认为这是合法合规的,“或许是由相关部门设立的吧?”

  然而,记者经过连续多天的深入调查,翻阅了相关的法规条文,咨询了市绿化和市容局、市建交委、市公安部门、市城管大队等多个部门后却发现,任何含有商业性质的指路牌,都是违规设立的。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违规设立的标牌能堂而皇之地矗立在上海街头,是真的没人管,管不了吗?

  本报连续两天的报道,市民的关注,使得某酒店在被要求整改的第一天,就主动拆除了违规指路标牌。事实证明,违规标牌的管理并非无章可循、无法管理,欠缺的恰恰就是在各部门都能涉及到的“模糊地带”,谁能真正把违规标牌当作一件存在安全隐患的问题来处理。早在两年前就已颁布的关于道路指示牌的规范,也不应该成为一个摆设,一纸空文。

  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暗访的过程中,广告公司人员信誓旦旦、侃侃而谈,满口包票更是令人生疑。背后真的有故事吗?是不是真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搞定?

  这些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中,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不应该成为一句口号。

  顺着恒丰路桥而下,进入恒丰路长安路口。此处靠近上海火车站,交通繁忙,干道较多,为了方便市民和外地游客找路,有关部门在道路上方设立了不少交通指示牌,引导行人和车辆顺利出行。

  在靠近人行天桥的地方,两块与交通指示牌颜色相同、字体相同的标牌显得格外突兀。标牌规格比交通指示牌小了一半,蓝底白字,一块印着“五月花·都荟豪庭”,另一块则印着“中海·万锦城”,楼盘名的下方分别标注了直行和右转箭头,箭头下还有两个电话。记者拨通后得知,这是两处楼盘的销售热线。

  酷似交通指示牌的标牌上,印着楼盘或酒店的信息,这合规吗?此前本报已连续几天关注了这一现象,昨天,记者再次致电相关部门。闸北区市政工程管理署行政审批部门的工作人员明确地告诉记者:“这是不允许的。”据介绍,只有道路交通标志和公共服务设施指示标志才能设立在道路两旁,任何含有商业、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等信息的标牌都不允许设立。此外,把商家标牌仿制称交通指示牌式样,更是违反了相关道路交通规定。

  “虽然市政部门没有执法权,但如果市民发现有商家私自设立指示牌,可以向城管部门反馈情况。”该工作人员还介绍,八九年前,部分商家打擦边球,把标牌申请为“占用城市道路人行道设施”,“但在两年前,全市进行了一次大整改。”如今,占用城市道路人行道设施的受理对象已十分明确。记者查阅路政局网站的行政审批政务公开内容后,得知受理对象仅包括:公共交通站亭、出租车扬招牌、电话亭、书报亭、非机动车停放亭(点)、阅报栏和流动厕所。

  尽管相关部门再三表示,模仿交通指示牌的商家标牌是绝对禁止设立的,但为何类似违规现象屡禁不止?记者一番暗访后发现,大部分商家委托广告公司设立指路标牌,设立一块标牌的价格约每年五万元。这类广告公司自称拥有强大的人脉资源,能“搞定各个部门的人”。

  “上海正好广告有限公司”,这是上海某家房地产公司报给记者的线索。根据市工商局的网站显示的信息,该广告有限公司经黄浦分局登记成立于2002年6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设计、制作,发布、代理国内各类广告;图文动画设计,标牌(不含广告)制作,企业CI形象设计,企业市场营销策划,经济信息咨询,经销电脑软硬件”。

  记者在百度上搜索该广告公司的名字,跳出来许多招聘信息,对该广告公司的简介多为:“一家专业广告发布(主营强项),各类广告和制作的综合性广告公司,以公道的价格、优质的服务为您提供设计、制作、发布一站式服务。”值得玩味的是,简介对公司团队的形容是:“公司特别组建了一支精通各区户外广告发布审批流程的专业团队。”

  为了进一步了解该广告公司的操作流程,记者以客户的身份,联系了其工作人员。下午5点半,记者来到该公司位于虬江路某住宅小区内的办公地,当面详谈。

  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王奇(化名)接待了记者。一阵简单的寒暄后,记者介绍称自己是某大型连锁酒店的广告人员,需要在上海火车站附近设立一块指示标牌,引导客人认路。

  “一块1.2×2.4米规格的标牌,设立一年要五万元,包括了安装、制作、发布所需的费用,其他事情就不需要你们再出钱了。”王奇说,“你们想要设立在哪里?”

  坐在皮椅上的王奇,显得十分胸有成竹,“你计划设立几块?”他建议记者多买几块,“如果为你设立一块标牌,我们需要协调各方面关系。如果为你设立两块,我们仍旧需要协调关系。协调关系的方法都是一样的,你还不如多买几块呢。人家一买就是五六块,挂在不同地方,起到的宣传作用不会差。”

  “两年一签可以便宜一点,不过钱是一年一付的。当然了,如果谈得来,我也可以适当给你一些内部回扣。”王奇进一步解释道。

  洽谈间,记者表露出了担忧:“万一城管等部门来检查,把我的标牌撤下来了,怎么办?”

  “你放心!”王奇扯大了嗓门,“保证不会有事!我们事情做到位,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找麻烦,我们该关照的地方都关照了!就算有人来找,就报我名字,给我打电话!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题!”

  “我认识城管的人,市容、市政也没问题,我都搞得定的!”公司成立十几年间,王奇积累了丰富的“人脉”,为他增添了不少办事的底气,“(闸北)区里面,一半的标牌都是我们公司做的。”

  “安装的位置由你们决定,不过你们要告诉我一下,我必须去现场看看。”王奇琢磨着,“桥路上是不能装的,至于别的地方,我要看看跟管理人员熟不熟。你放心,我们对这种事情都很有经验的。”

  王奇手下一名姓蒋的女性工作人员同样向记者保证:“哪怕标牌被拆除了,我们也能再补上去。我们向有关部门报批过材料,材料由我们保管,就用不着客户操心了,出了问题我们会出面解决的。”

  在办公室的门边,王奇和他的同事们张贴了不少单位的商标,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企业。而在公司网站介绍上,“东风日产”、“明园集团”、“都荟豪庭”、“中海万锦城”等企业赫然罗列在客户名单之列。

  “我们的客户大部分是酒店和房地产商,房地产商的资金更为雄厚一些,一做就是五六块标牌。”王奇介绍说。本着互利互惠的原则,王奇有时也会给客户一些优惠,“比如你做酒店生意的,可以搞一个自助餐活动,或者发放消费卡,给我一点优惠,要足够吸引我才行。”

  不论客户是从事哪方面领域的,标牌的设计效果图都大同小异,“就是蓝白条的格式,统一的,我们把它称作‘交通指示牌’。”王琦说。

13255537944